所谓的SHORT FILM就是微电影。之前也许你也和我一样,以为中文翻译应该是“短片”。但老是觉得不对,查了一下,很快地发现正确名称。非常graceful,很有意思的翻译吧?

从1999年,当海蝶音乐的许老师和郭老师把我推荐给Kelvin Tong电影《吃风》的音乐制作人Joe Ng(乐队PADRE成员)时,我可是有嫩又傻的小女生。因为算是比较大型的project,我还记得当时非常兴奋。录音的方式非常特别,不像是普通正式的录音室,而是在Joe的卧室录音。记得录音方式让我有了初次“玩”的经验。回想起来,真的,非常感激。这是我二十年来最难忘的录音经验两次当中之一。我一直认为,也许就因为如此特别初次录音的经验,才完完全全的打破了接下来所有录音的要求。也才让我一直向往写出一首可以再次画出那样的梦境的一首歌。不奢求,不过梦想终究真的在准备《完美之旅》我的首张原创专辑有机会实现了。

一向另类的我,就是喜欢非主流的合作。还记得,第一次遇见Melinda是在新加坡艺术节(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ts Festival 2012)。我与3位非常杰出的乐手组成了爵士四重奏White Noise Quartet。演出当晚感觉很好,下台过后,有几位小粉丝向我跑过来。小聚会解散过后,一位女生与她两位朋友向我走过来。就这样子,我认识了studio3(studiothree)的成员,也不久后成为了朋友。很荣幸的,我先生与我也为Melinda的婚礼大约在前两年的时候以《点点月光》乌克丽丽组合的形式表演了一场。非常有意思。Melinda与他的制作小组的微电影目前已经得到了不少认可和收获。因为采用了我的歌曲,所以感觉上,6年前的音乐一直有着延续生命的机会。下周天9月11日,下午2:30邀请香港微电影粉丝支持第12届InDPanda国际电影节首次在香港放映的6段小故事。当中的《这一刻,你好不好》(Seletar),这部微电影,就是studio3b的作品。里头采用了我的原创「Hey You」(2010)。在此,我也亲自代studio3感谢Jonathan Hung与其他InDPanda国际电影节的创办人对独立影片和艺术以及电影制作的新手一直以来的支持与栽培。(购票

很开心能够在这个小小空间与大家分享我的声音目前(非常荣幸的)在微电影“出现”的次例。

采用的原创歌曲:
「完美之旅」(「The Perfect Journey」) : Paper Boxes 《紀念品》(studiothree) 片尾曲
// Film Festivals & Screenings //
2012 8th InDPanda Short Film Festival (Hong Kong)
2013 18th Portobello Film Festival (London)
2013 Tropfest South East Asia Roughcut George Town Festival (Penang)
2013 Screening at Singapore Night Festival (Singapore)
2013 Other screenings: Best of First Take, The Substation (Singapore)
(Background & Interview on the making of ‘Paper Boxes’ here.)

《這一秒,你好不好》Seletar, 一個studio3b的作品

《這一刻,你好不好》Seletar, 一個studio3b的作品

「Hey You」(「你」) :《这一秒,你好不好》(Seletar) 电影唯一配乐;片尾曲
// Film Festivals & Screenings //
2015 Cathay Motion Picture Awards (First Runner-Up)
2016 Screened at Cathay Cineleisure and The Cathay (Singapore)
2016 12th InDPanda Short Film Festival (Hong Kong)
Sunday, 11th September, 2:30pm @ MCL Telford Cinema, Kowloon Bay

Studio3b成员有:
– Zhiqi (导演)
– Filbert (摄影导演)
– Jeremy (编辑)
– Jiasheng 与 Yishu (好友以及个别方面支持)

電影《吃風》

電影《吃風》


「痴风」(作曲:Joe Ng 作词:方裔如): Eating Air 《吃风》(1999)视频 片尾曲
// Film Festivals //
2000 Rotterdam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RIFF)
2000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SIFF)
2000 Stockholm Film Festival (SFF)
Awards:
2000 Silver Screen Award for Young Cinema (SIFF) – Kelvin Tong, Jasmine Ng
2000 FIPRESCI Prize – Honorable Mention (SFF), “for its sense of escapism and youthful dreams through visual metaphors, special effects and inventive humour.”
Nominated:
2000 Tiger Award (RIFF)
2000 Silver Screen Award for Best Asian Feature (SIFF)
2000 Bronze Horse (SFF)

(Details taken from Just A Film Junkie)

因为人在珀斯,应该比较少机会跟新加坡朋友们联系。不过每当有在艺术或音乐方面的合作机会时,就是互相联落的好借口了。:)

大约两周前,收到Melinda的来信提到他们下一步微电影,电影故事和概念等,也提到采用我的原创「原来,而已」的意思。每逢想到写这首歌时其妙过程,我都还是有一样的感动。最近也写了一首歌,有的是同样其妙的经验。总之,要我说是我写的,我只能说,我是那支愿意起舞的墨笔。故事是我的,体会是我的,歌是上帝与我一块儿创作的。那种安静,自然,速度惊人的舞蹈目前在我一生中也就那几次。录这首歌的过程也非常特别,难忘。编曲人sonicbrat是朋友。独特性格的他,有自己录音的一套。过程就让我想起灌录《痴风》的那次经验。这首歌最终达到超过我想象中的效果。那种依依不舍,那种勇气,混合起来的水彩,就是我心目中可遇不可求的意境,超出我预料中可听到,可感受到的。于是,我迫不及待的回复了Melinda的邮件,非常期待听觉配上视觉效果的那一刻。

艺术,音乐方面的合作,不是轻而易举能够产生的。首先需要存在的共鸣,是多么的罕见啊。非常珍惜。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